潮水渐褪 共享单车前途几何

时间:2021-11-25 作者:共享单车

在并购了哈罗单车之后,坐拥两大共享单车品牌的永安行已经默默地成为国内共享单车领域的老大。

但就在国庆长假最后一天,当大部分人都在为第二天的工作日养精蓄锐时,曾被称为 " 共享单车第一股 " 的永安行,却收到了来自控股股东的股票回购提议函。

原来,自从 2017 年 8 月 17 日永安行在上交所挂牌后,其股价从最高 100.30 元跌到了昨天收盘的 22.11 元,跌幅超过了 70%。公司控股股东认为该股价波动较大,已不能反映真正价值。

无独有偶,一度位列共享单车前二的摩拜和 ofo ,最近也是麻烦不断。

自从委身美团以来,摩拜就变得低调了不少。但随着 IPO 之后的美团公布了自己的年中业绩,再结合此前的招股书,我们得以一窥摩拜的运营情况:2018 年上半年营收 26.6 亿元,亏损 30.6 亿元;仅在被收购后的 26 天内,就亏损了约 4.07 亿元。

而摩拜的竞争对手 ofo 的日子似乎更不好过。根据网易科技的报道,ofo 的收购估值,已经从年初的 15-20 亿美元,跌到了 10-15 亿美元。

当然,共享单车领域的乱象还不止于此。

摩拜单车日前起诉滴滴及其旗下青桔单车,称后者侵犯自己的专利并索赔 800 万元;更早之前,青桔单车还传出多辆单车疑似被哈罗单车开封运营部员工破坏车锁的情况。

而类似脚踏空了、链条掉了、坐垫没了、二维码失效、刹车失灵等车辆损坏和没有得到根本遏止的乱停放情况,更是让共享单车的后续维护成本长期处于高位。

与此同时,就像我们之前报道的那样,包括京沪福汉昆锡郑等众多一二三线城市,开始限制共享单车的投放数量。

因此,越来越多的市民发现,不仅街上的共享单车品种越来越少,而且常常找了好久都没有一辆可以正常骑行的。

面对这些困境,共享单车也在奋力的自救。

比如哈罗单车更名为哈罗出行,并与申通地铁合作,尝试 " 地铁 + 单车 " 的一体化智慧接驳;同时,哈罗出行还联合了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等多家出行服务商,尝试打造一个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平台。

而 ofo 和摩拜单车,也先后开通了自己的网上商城,用以销售衍生品和周边,似乎想试水全新的商业化渠道。

但是,即便如此,从 "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 " 逐渐萎缩的共享单车订单量来看,共享单车的凛冬似乎还远没有结束。

来源:MyWishList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